首页<国内<正文

学前“两项试点”展现协同效应 湖南融合推进游戏活动、幼小科学衔接

发布时间: 2023-12-1009:19作者: 记者 田玉 通讯员 赵经天 卿前进来源: 中国教育报浏览量:

  “一项试点都怕搞不成器,两项试点咋个得行?”这是2021年湖南部分幼儿园教师常挂在嘴边的担忧。 

  这里说的“两项试点”,一项是游戏活动试点,另一项是幼小科学衔接试点。2021年,根据教育部《关于实施安吉游戏推广计划的通知》《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等文件精神,湖南省教育厅、湖南省教育科学研究院等单位联合研判后决定,将“两项试点”融合推进,在全国开了先河。 
  近期,记者走访湖南省长沙市、益阳市、岳阳市等地,了解教育行政部门推进举措及幼儿园实施情况后发现:“两项试点”推进至今,质疑的声音少了,跟进的园所多了;各界的顾虑少了,支持的方式多了。“两项试点”展现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协同效应。 
  聚焦游戏化,做好各项入学准备 
  幼儿园新购置的高跷,被孩子们当成了“机关枪”;在户外玩“泥巴大战”的孩子们,变成了“小泥人”,还当众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孩子们骑的自行车,只能直行,不能转向……在益阳市赫山区沧水铺镇中心幼儿园,记者看到了一群“疯玩”的孩子。面对这些令人意外的情景,教师没有上前干预,而是在一旁欣慰地看着、笑着、记录着。 
  “自主游戏开展后,孩子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背后都有他们自己的道理。我们要善于观察,理解孩子们的行为。”记者和沧水铺镇中心幼儿园园长蒋铁明一同观察、等待,果然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孩子们把高跷当成“机关枪”,是在探索创新玩法;脱掉衣服,是要自己动手把脏衣服洗干净;那辆只能直行的自行车,是孩子们用零部件组装出的初代成果,他们正在想办法增加转向装置。当我们俯下身子、用心观察倾听时就会发现,这些看似“玩错了”“弄脏了”“不尽如人意”的游戏中,恰恰蕴含着孩子们成长所需的诸多宝贵品质。 
  “游戏本身就是儿童的权利,也是儿童的学习方式,儿童可以在游戏中获得多元学习与发展,其中就包含着做好各项入学准备。”湖南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研究所副所长周丛笑介绍,湖南省将游戏活动与幼小科学衔接这“两项试点”统筹推进,是有必要且有基础的。 
  “两项试点”有必要,源于“以游戏为基本活动”。从1989年《幼儿园工作规程(试行)》,到现在的许多学前教育相关文件,都强调这一观点。周丛笑认为,幼儿园要有专门的游戏活动,其他活动也应该游戏化。幼儿园开展幼小科学衔接试点,理应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做到游戏化。 
  “两项试点”有基础,源于湖南学前教育的探索。早在2004年,韶山市第一幼儿园(原韶山市艺术幼儿园)就开始了改革,让孩子们解放手脚、自主游戏。时至今日,为了让孩子们痛快地玩,湖南各级各类幼儿园的改革从未停止—— 
  大型玩具不好玩?拆!灌木丛仅供观赏?除!长沙市教育局幼儿园改造环境,为孩子们跨区域游戏提供便利,引导他们自主探究……园长张洁介绍:“我们遵循‘万物皆可玩,无处不能玩’的原则,让孩子们真正做游戏的主人。” 
  2020年12月,湖南申报了两个国家级安吉游戏推广计划实验区、6所试点园,先行探索安吉游戏本土化实施路径,长沙市教育局幼儿园就是其中之一。 
  2021年7月,湖南确立“两项试点”融合推进思路,明确不再额外遴选幼小衔接实验区及试点园,并在之前遴选的各级游戏活动实验区、试点园基础上,将“两项试点”同时推进,共产生幼小衔接实验区14个、试点园156所、试点校170所。 
  湖南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副处长杨海遐表示:“这些园、校包含城市和农村、公办和民办、优质和薄弱不同类别,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典型性。我们力争做到每个市州至少有1个实验区,每个区县至少有1所试点园和1所试点校结对,确保每个区县都播撒一颗先试先行的‘种子’,以点带面,逐步推进。” 
  “两项试点”的“相加”,让幼儿园孩子既能充分享受游戏乐趣,又能发展个性品质和综合能力。长沙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学前教育教研员薛婷婷表示:“从闲置到利用,从杂乱到通畅,从保守到挑战,越来越多的幼儿园让有限的空间‘流动’起来,幼儿勤思考、乐探究,有了属于自己的游戏乐园。” 
  教研全渗透,不断提升保教质量 
  孩子们玩起来了,有些教师却开始慌了。一天晚上,汨罗市教体局学前教育股股长任可正准备休息,却接到了一位幼儿园教师的电话,电话那头满是困惑:“游戏活动要避免教师的高控,那我们还能做什么?孩子们这样肆无忌惮地玩,出现安全问题怎么办?” 
  “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的教研已经不再局限于面对面,很多情况下,一通电话、几条消息就可以实时解决问题。”任可表示,在“两项试点”互相融合的各个环节,都彰显着教研的有机渗透。 
  这种“渗透”,体现在幼儿园的课程体系上。汨罗市是端午源头、龙舟故里、诗歌原乡,在汨罗市幼儿园,约4000平方米的小树林与大草坪是孩子们绝佳的游戏场域。“长乐故事会”“龙舟大舞台”……幼儿园积极组织教研活动,充分挖掘各类资源,仅“我的游戏我做主”一项主题,就生发出20多种游戏活动,细化对应幼小衔接工作内容。园长谢梅说:“包粽子、赛龙舟不止发生在端午节前后,孩子们已将民间传统游戏活动融入日常。我们架构了传统文化游戏课程,明确了‘野趣·慧玩’的课程理念,充分贴近儿童兴趣和发展需要。” 
  这种“渗透”,贯穿在幼儿园的日常保教中。“我们认为,‘两项试点’有着鲜明的精神内核——以儿童为本位,遵循其身心发展规律与个体差异,以游戏为基本活动贯穿一日生活并有机融合入学准备教育目标,家园校全程协同,实现幼儿全面、健康、可持续发展。”湖南省军区幼儿园园长杨燕表示,这一精神内核是在“四研”之后凝结而成的:一研“两项试点”文件,定原则、知任务;二研幼教权威文件,析目标、探路径;三研幼小衔接文件,悉现状、抓关键;四研教改总领文件,拓视角、明方向。目前,该园已将入学准备教育的四大类16项发展目标,与幼儿一日生活各环节有机融合,自然融入游戏活动试点研究中,融入三年常态化的科学保教全过程中。 
  这种“渗透”,更得益于湖南省级层面的体制机制建设与引领。“起初,湖南14个市州中只有4个市州有兼职教研员,其他市州的教研岗位和教研体系更是无从谈起。”周丛笑介绍,湖南以学前教研室为统领,除了联系兼职教研员,还主动联系相关行政专干、幼儿园园长,这才一步步打通了联动通道,搭建起了协同合作的桥梁。 
  在持续努力下,湖南探索建立了“省—市—县—园”四级教研对应关系,积极培养教研机构专职教研员、遴选教研志愿者,逐渐锻造了一支能示范、能培训、能研究、能指导的“四能”教研队伍,通过互学互促、联合教研、结对帮扶、视导检查等多种方式,引领着“两项试点”相互融合,保教质量不断提升。 
  多点齐发力,构建良好衔接生态 
  “为什么农村园的幼小衔接工作这么难?”记者采访过程中,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童心幼儿园园长周灿十分感慨。 
  2018年,原为中学物理教师的周灿调任园长,他坚信“幼儿园的孩子就应该玩”,并马上开启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坚决抵制“小学化”。但转年,幼儿园的生源就出现了严重流失。这启示她关注幼小衔接问题的本质。 
  在周灿看来,农村园的教育改革难以推行,“关键在于家长看不到也看不懂孩子除‘读、写、算’以外的学习与发展”。于是,她和老师们挨家挨户调研,摆事实、讲道理,邀请家长来园观察孩子的游戏状态,分析鲜活的游戏案例和游戏背后孩子的成长与变化……慢慢地,要求学“读、写、算”的声音消失了,家长满意度也从46.34%提升到99.81%。 
  实际上,童心幼儿园不是区里遴选的试点园,但他们主动加入了“两项试点”的行列。“省市区带着走,童心幼儿园才能大胆跟上节奏。”望城区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张红元表示,望城区对有积极性的园所实行以奖代拨,已累计安排500万元对做法好、成效佳的园所给予支持。长沙市教育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聂庭芳介绍,为持续推进“两项试点”,长沙市教育局将过程性评价与结果性评价相结合,2023年评选了望城等3个优秀区县(市)、湖南省军区幼儿园等20所优秀园(校),分别给予奖励。 
  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人高度关注、积极推行“两项试点”,湖南各地展现出很多新气象,呈现多点发力之势—— 
  财政支持到位了。湖南在省级层面设立“两项试点”专项经费,对国家级实验区、试点园分别给予30万元、10万元支持,对省级实验区给予20万元支持。2021—2022年,设立专项培训资金1000万元,设置“两项试点”国培/省培项目31个,培训教师3370人。各市州也纷纷出台举措,给予经费支持。 
  教师负担减轻了。杨海遐介绍:“湖南在课程上先做‘减法’,减掉所谓的特色及‘小学化’内容;再做‘加法’,增加室内外自主游戏,明确不额外单独设置幼小衔接课程,主张一日活动皆课程。”可以说,“两项试点”融合推进的过程,也是教师减负的过程。 
  衔接之路顺畅了。幼小衔接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幼儿园与小学必须携手并肩。宁乡市的各试点小学均创设了温馨的育人环境,每逢新学期,学生一入校门就能与卡通形象互动。同时,提问和评价的方式也得到优化,教师参照幼儿区角活动实施游戏化教学,开展小组探究式学习,打造“童趣课堂”。在“两项试点”的推动下,园校结对已成为常态,教师的育人理念和教学方式正逐渐发生变革。 
  “未来,我省将继续充分发挥实验区和试点园、校的主动性,整体规划、试点先行、培育典型、多方联动,致力于构建融合推进游戏活动与幼小科学衔接的良好生态,促进儿童全面和谐发展。”杨海遐说。

相关报道

我有话要说

已有 条评论 , 查看评论
我将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 (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
(您输入的姓名/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