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星星”有个约定

发布时间: 2017-04-2010:09作者: 胡平先来源: 湖北省兴山县特殊教育学校浏览量:

  “来,我们拉钩,以后在学校好好做作业,我再也不给你布置家庭作业了,好么?”“好!”这是我跟一个自闭、多动症孩子的约定。而这个约定,源自于一次家庭作业。 

  本学期已进入期末复习阶段,由于没有新授内容,我就采取做习题的方式引导孩子们复习,这样就有更多的时间来指导那些平时学习有困难的孩子。小臣就是学习困难较大的一个,虽然记忆力不太差,但她是一个多动症孩子,很难安静下来听老师讲课,在课堂上尖叫、唱歌、离开座位跑上讲台来手舞足蹈是常有的事情。这个学期我采用物质奖励和精神激励相结合的方式,她已经掌握了20以内的进位加法。“正好可以利用其他孩子复习的时间,我来教她完成两位数加一位数的练习!”于是,仍然采用比较有效的物质激励法引导她学习计算法则,她完整地读完一句,我就奖励一颗糖果,记住了计算法则,我就奖励她一袋快餐面。在我的耐心引导下,她终于能完整地说出两位数加一位数的计算法则了!接下来,我就引导她完成“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关键一步——应用计算法则指导计算。我握着她的小手,一笔一划地书写算式,边书写,边口述计算法则:“相同数位要对齐、先从个位算起”、“个位满十向十位进一”。我一边耐心地讲解,一边扶正她的头,让她的眼睛看着我。我要知道她是否倾听了我的讲解,我要让她理解什么样的数位是相同数位,什么情况下向十位进一。终于,花了整整两节课的时间,用我的满头大汗和口干舌燥,换来了她对两位数加一位数计算的理解!我抱了抱她,向她竖起了大拇指,看得出,她灿烂的笑容里满是骄傲。我赶紧趁热为她出了几道计算题,她竟然全部做对了。一个下午,我都沉浸在一种收获的喜悦里,为这个平时静下来都困难的孩子学会了两位数加一位数的进位加法!由于她是走读生,为了能巩固练习,我又为她布置了几道家庭作业,让她的父亲带回家辅导练习。我满怀期望地等待着第二天她带给我的惊喜。 

  第二天上班,刚进办公室还没来得及落座,就听见班主任舒老师在窗外说:“你昨天到底又犯什么错了,把你打成这样?”原来,小臣没有正确完成我布置的家庭作业,她的父亲用衣架狠狠地打了她,她的脸上、背部全部是横一道、直一道的乌紫的伤痕。看着孩子伤痕累累的背部,我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我真后悔不该给你布置作业啊孩子,与你的平安、健康、快乐相比,会做几道数学题算得了什么?稍微平静了一下心情,我就拨通了小臣父亲的电话,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并要求放学时来学校面谈。当我看着这个满面沧桑的中年父亲坐在我的面前,像个犯错的小学生喃喃自语:“昨天是打狠了点,先前她还做的蛮好,后来工友来了,她就不认真了……她妈妈跑了,我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还要赚钱养家,我的命真苦啊……”我准备的满腹的批评话,竟然不知从何处开口。既然他都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我再批评他,有什么意义呢?况且他承受了那么大的生存压力,我有什么资格来指责他?我向他检讨了自己不该为孩子布置家庭作业,从而给他增加了负担,惹得孩子挨了打。我向他汇报了孩子的进步情况,要他不要着急,什么事情都要耐心,要跟孩子多交流,我还说老师虽然不是父母,但是跟父母一样,希望孩子能进步,能健康成长。我特别强调,对于小臣这样的孩子,没有什么比他们的健康快乐更重要。最后,我对他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跟老师说,“有老师在呢,不会什么事情都要您一个人承受的,我们一起努力,相信小臣会更好的。”他连连道谢,接走了小臣,但我分明看见他的眼里含满了泪花。 

  我要去小臣家里看看,这个孩子需要更多的关爱,这个可怜的父亲也需要他人的关心和支持,至少要让他感受到我们在帮他分担,他就不会那么冲动,不会将怨气撒在孩子身上让孩子受苦。可是当天晚上电话关机。第三天他接小臣的时候,我说明了想法,征得了他的同意。晚上,我买了一桶积木,买了几斤香蕉,徒步来到了他的家。我希望这积木能够陪伴小臣,在父亲外出打工的日子能够快乐度过,不再孤独。在小臣父亲电话的指引下,我找到了他们租住在城区的“家”。在这间不足10平米的简陋小屋里,小臣父亲平静地向我讲述:五年前小臣还不满五岁时,被查出自闭、多动症,她的母亲就抛家弃子,将年幼的孩子和年过八旬的老人丢给丈夫,没有了踪影。这个中年男子既要为别人卸货卖苦力赚钱,抚养有病的孩子,还要赡养体弱的岳父母。看着这个简陋而整洁的“家”,看着这个多动但仍然可爱的孩子,想起她的父亲于辛劳忙碌间总是将她打扮得干干净净,深深的歉意再次由心底升起:平时我到底关爱这个孩子多少呢?常常觉得自己了不起,让不会计算的孩子学会了计算,不爱说话的孩子能大胆表演,自认为做到了特教老师的本份。可是,当这个孩子需要关爱的时候,当她的家长孤苦无助的时候,我们又做到了什么?我们是否真正走进了每个孩子心里,是否走进了每个孩子家庭,了解了他们的生活状态,理解了他们生存的艰难,从而伸出我们的手,及时给他们温暖和希望?虽然特教老师不是万能的,但是,伸出一双温暖的手,在孩子、家长朋友孤苦无助的时候拉一把,让他们在黑暗中捕捉到光明,在苦涩中品味到甜蜜,从风雨中寻觅到阳光,这个,完全可以做到!我当着孩子父亲的面,拉住小臣的手说:“以后你在学校好好做作业,我不再给你布置家庭作业了,好么?” “好!”孩子响亮地回答我。 

  这是我跟一个自闭、多动症孩子的约定。经过这件事我明白了,我们的孩子是特殊的,我们面对的家长也是特殊的,虽然家长应该担负起家庭教育的责任,但是面对这种特殊的情况,我们不能强求家长,我们要做的,除了传道、授业、解惑以外,就是及时伸出双手,传递关爱。 

  “爱在左,情在右,在道路的两旁,我们随时播种随时开花,使一路上穿枝拂叶的人,即使走过荆棘,有泪可落,却不觉悲凉”。我们特教老师不正是这样的人么?坚守在特殊教育这片圣洁的领地,守护在每个特殊孩子的身旁,在与他们相守的每个日子里,超越血缘和亲情,将全部的爱毫无保留地付出,为了不辜负家长和孩子托付于我们的那段生命历程。这样,每一个经过我们用心铺就的教育之路的孩子,就能升腾生命的希望,从而绽放绚丽的生命之花。 

    

相关报道

我有话要说

已有 条评论 , 查看评论
我将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 (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
(您输入的姓名/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