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嘉鱼县<正文

嘉鱼:天山脚下的守望

嘉鱼县城北中学援疆之旅

发布时间: 2016-12-0209-23作者: 胡飞来源: 浏览量:

  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温泉县,天山脚下,海拔1200米,一个外边来的“自己人”—咸宁市嘉鱼县城北中学援疆教师施海军,已经到这里支教2个年头。 

  出发,没有迟疑  

  “自己是农村长大,知道没有知识的苦。无论今后他们做点什么,总比在农村干农活强!”一个秋日,刚上完一天的课程后,听说学校收到援疆支教的号召,施海军瞒着已70岁的老父,偷偷地报了名。 

  那时新疆恐怖事件正猖獗,老师们忧心忡忡,他大声说道:“我们带去的是知识,是友谊,国家一定会保护我们的,不用怕。” 

  得知消息的父亲沉默了半晌,拿出一张中国地图,用直尺丈量着距离,最终舒展了额头的皱纹,“好男儿志在四方,想去,你就去吧! 

  妻子帮他简单的收拾了行李,嘱咐几句后,施海军便和市里其他几名老师、医生、干部共10人,飞往新疆。 

  “既来之则安之”  

  在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温泉县,居住着包括汉、哈萨克斯坦、蒙古、维吾尔族等二十几个民族,居民以放牛、羊为生,地广人稀,几百里以内,常常见不到人影,教育基础薄弱。 

  为更好地与学生交流,一有空,施海军就钻进图书馆翻看各族历史文化书籍,去其他老师的班上听课。 

  在课堂上,他用本地的人物照片自制幻灯片进行教学,运用内地“高效课堂”经验,结合学生的接受程度选择教学方法,控制进度。同时,开展感恩教育,和孩子们交心谈心,放映如《风雨哈佛路》等励志电影,激励孩子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念,努力改变现状的决心。 

  由于相距几千公里,施海军只有春节才能回去与家人团聚,老父亲常常打电话来询问,施海军匆匆交代几句,就挂了电话。“我不来,总要有人过来,既然来了,总要留下点什么。” 

  共同的感动,共同的美丽中国 

  “援疆的支教老师是内地和边疆友谊联络的使者,处理好民族关系是我们的责任”,施海军说,刚到新疆的时候,由于对汉族人民的不了解,同事们对待他总是淡淡的,礼貌而疏远,交流很少。 

  一次,一位少数民族老师的父亲去世,施海军和一个汉族同事驱车近8个小时赶往他家吊唁。“当时他家全是本族人,我们到的时候,他像不敢相信似的,很惊讶,很感动。”在此之后,外族老师常邀施海军去到自己家里喝酒聊天到深夜。 

  打开友谊的大门,施海军常利用课余时间与民族兄弟沟通交流,和他们做朋友,学习民族语言。 

  “民族兄弟非常质朴,真让我舍不得这里。”去年冬天一个夜晚,在外地泡完澡的他和同事脚踩白雪等待回城的车,一位维族小伙停了下来,笑着把他们送回了家,没有任何收取费用。 

  “以前看这里,就是没有边际的草原,常年的严寒,现在看,觉得天很蓝,水很绿,兄弟姐妹们很和善,一切都那么好。”施海平说。 

  我还会回来  

  在这里,施海军有一个哈族小妹——木斯汗。作为亲戚兼同事,在工作上他们经常讨论切磋教学方式。现在,好学的木斯汗常在州级优质课比赛中获奖。生活中,无论是日常琐碎还是妹夫生病,施海军都尽可能跑前跑后,多加照顾。 

  “明年9月,我就回去了,希望有机会,亲戚们能带着全家,到湖北去做客,希望这里发展的越来越好。” 

  “每年,省、市、县里的领导都会过来看望我们”,施海军掰了掰手指头,“去年,余书记来过,今年,分管教育的陈县长来过,还有市里,省里的书记。作为一个普通的老师,来到这里支教,真的很荣幸。” 

  十年前,施海军曾去西藏山南地区支教过两年,深知边疆地区的艰苦,也为孩子渴望知识的眼睛感动。“虽然今年已经50岁了,但是,只要国家有需要,我还会回来。” 

  “希望有一天,这里的孩子能跟城里孩子一样,体验学习的快乐,能有更美丽的未来。这是我的支教梦,更是我的中国梦。” 

我有话要说

已有 条评论 , 查看评论
我将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 (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
(您输入的姓名/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