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评<正文

站高望远才能活用博物馆资源

发布时间: 2018-08-1709:34作者: 邱磊来源: 中国教育报浏览量:

  据媒体报道,暑假炎炎,北京各大博物馆、科技馆成了孩子们用脚投票的避暑胜地。但他们可不是仅仅来避暑的,而是身着“文化衫”、手握“任务单”,个个都怀揣着自己的小秘密。原来,这里成了他们的“第二课堂”,在“任务驱动”的使命下,须限时完成特定的学习。大家虽然少了些闲庭信步的悠闲,但扑腾腾的小脸上却写满了欢快与满足。

  近来年,随着中高考越来越频繁地引入各类文物历史、科技发明的“冷知识”,博物馆、科技馆、文化馆等开始成为教育投资者眼中的香饽饽。家长、学校、社会相关机构等均被视为重要的课程资源,以“游学”为代表的学习形态、组织方式悄然兴起。于是,此类“第二课堂”的开辟也就水到渠成。

  我们欣然于孩子们找到更科学、更有效的文化生活以及知识建构的全新载体,但不得不承认,很多场景下的游学活动还停留在复述知识、记忆结论的肤浅层面,成了传统灌输教学的新式“变脸”。相关组织方并没有真正使用好博物馆的充足资源,在设计理念、任务结构、产品呈现、评价测量等环节上,过度依赖、讨好于中高考的指挥棒,而没有站稳孩子的立场。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这种以中高考的应试需求为服务目标的“产品”,可能已经走向自己的反面。比如,卷面中出现的“冷知识”往往以知识背景或情境设计的面貌出现,出题者的初衷并不在此,而是希望考查毕业生的相关运用、迁移、分析、转化能力等。这正如博物馆所声称的:一切能在网络搜索引擎下获得的知识,都不是孩子来到这里的原因。可现实情况是,孩子们正为此而左奔右跑,大汗淋漓,在错误的课程定位和课程指导下,他们会愈发束缚手脚。对教育来说,所得与所付并不一定成正比,而且麻烦一旦产生,再想去纠正,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譬如,有报道指出,孩子们在国家博物馆古代中国展厅的“秦桧跪像”旁边匆匆忙忙地填满任务清单,但记者随机询问他们填空内容,有人连“桧”字的读音都搞错了。这一细节让人看到,游离在学生实际生活、个人兴趣、发展方向之外的“任务单”,即便再科学、再权威,也是没有生命活力的。孩子只是在片刻的尝鲜心理下,觉得有趣、带劲、富有成就感,但时间稍逝,并没有多少东西留下。从更长远的人生发展上看,活动并没有达到设计时的目标。

  什么是教育?正如一位哲人所说,教育就是离开校园后所剩下的东西。辩证地看,假如家长、学校、教育机构的眼睛始终紧贴着中高考看东西,则无处聚焦,一切均是雾里看花。因此,不妨与之保持适当的距离,无论是知识结构的,还是心理文化的,站高望远也许才是最可取的现实哲学;不妨让社会和学校多提供各种专家、学者等专业资源,与博物馆开展积极合作,包括专业对接、任务分区、模拟训练、服务模型等诸多方面,真正立足于孩子的天性需要、兴趣增长与发展,提升他们的学习力,合理开发、设计课程。

  将中高考作为当下游学服务的核心突破和关键卖点,并不是一件坏事。但要谨记,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去做;人越专业,活儿越漂亮。当孩子站到丰富的历史文化面前,他们需要的绝不仅仅是简单的“知识填充”,而是面对自身、家族、社会、国家的命运时所应具备的技能与使命。博物馆、科学馆、文化馆的确是一个优良的资源平台,但更需要的是合理的设计、科学的开发和专业的引领。

相关报道

我有话要说

已有 条评论 , 查看评论
我将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 (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
(您输入的姓名/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