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评<正文

对无证幼儿园不能一关了之

发布时间: 2017-05-1511:12作者: 来源: 中国教育报浏览量:

  ·关键词:“无证幼儿园” 

  据媒体报道,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孩子入园难的问题引发了更多担忧。一些无证幼儿园纷纷开张,虽然存在各种安全隐患、办学条件不佳,但依然有家长送孩子就读。不少地区采取措施整顿无证幼儿园,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学前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 

  微妙的默契最是危险 

  现实中,无证幼儿园以各种形式大量存在,这本身就能说明很多问题。诚如许多家长所吐槽的,公立园难进、私立园花钱,而普惠性、公益性的民办园太少。

  这种大背景下,各类“无证幼儿园”在客观上其实起到了填补学位缺口、满足入学需求的作用。也正是基于此,一些城市对待此类幼儿园还是给予了极大的包容,一般都是“不罪不罚”。可谁都知道,这种微妙的默契,终究风险重重。

  按照现有法律法规,众多无证幼儿园几无“转正”的可能。因为,《幼儿园管理条例》等对办学规模、师资配套、场地面积等均作出了严格的要求,这些“高标准”“高门槛”,绝大多数无证幼儿园永远都无法达到。而与之呼应的是,现实中很多地方似乎也并不以这套“标准”来对照执法,于是许多不达标的幼儿园继续安然无事地运转着。

  此前,已有不少业内人士呼吁,关于民办幼儿园的准入门槛应适当调整。具体来说,就是在某些指标上降低门槛,推动尽可能多的无证幼儿园合法化。一个显而易见的逻辑在于,无证幼儿园获得合法身份,也意味着其正式纳入了主管部门的监管范畴。而这,对于降低办学过程中的潜在风险,可谓大有裨益……一切为了孩子,是继续守着一套不切实际的“高要求”,还是面对问题、解决问题?这并不难抉择。

  针对幼儿园入学难现象,如果公共财政难以承担起兜底性责任,那么唯有鼓励和动员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其中。之于此,合理调整行业准入门槛,促成更多市场化办学机构合法化、规范化只是一个方面;而除此以外,显然还应对民间多元的教育理念与自发的办学实践尽早给出审慎的回应。比如说,近些年来不少城市的高知人群、高级白领中,都兴起了所谓“家庭式互助幼儿园”……凡此种种,或许都是我们破解幼儿园教育难题所值得关注和思考的。(作者蒋璟璟,原载《华西都市报》,有删改)

  促更多无证幼儿园正规化 

  无证幼儿园的大量出现,充分说明群众对学前教育资源的需求,新闻报道当中一位在上海打工的妈妈就坦言,现在孩子上幼儿园这么难、这么贵,如果一些无证园办学条件还可以,政府可以督促他们加以完善,达到规定的标准,补齐证件,比一关了之更有意义。笔者认为这位妈妈的观点非常具有代表性,应该是对无证幼儿园最中肯、最恰当的评价。

  从执法效果的角度来说,直接关闭无证幼儿园对于执法部门而言就是一劳永逸、省时省力,根据法律法规,执法部门也的确有这样的权力。但是,一关了之并非应对无证幼儿园的最优选择。

  幼儿园管理条例就规定执法部门可以要求无证幼儿园限期整顿,限期整顿就是让这些无证幼儿园有机会摆脱不合法的身份,可是这种处罚方式耗时耗力,但是一关了之则会产生更多问题。

  首先,一关了之容易滋生执法腐败。再者,一关了之间接上会减少合法幼儿园的生源竞争,这些合法的私立幼儿园负责人必然希望执法机关这样做,减少竞争对手让自身变得炙手可热。对私立幼儿园一关了之还容易引发负面舆论,幼儿作为无可争议的弱势群体,一关了之就会让这些幼儿失学或者让家长支付更多的费用以寻找合法的幼儿园,会被社会舆论解读为执法部门剥夺幼儿的受教育权,极易激起幼儿家长与执法部门之间的矛盾。

  随着“二孩”政策的全面落地,幼儿园资源紧张的局面还会进一步加剧,公立园少、私立园贵的局面让某些家庭的学前教育成本居高不下,这些情况直接影响群众的获得感和教育公平性,建立更多的幼儿园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民生需求。所以,不妨根据实际情况,让更多的无证幼儿园获取合法身份,能够直接减轻群众负担,能够弥补政府对学前教育投入的不足。相关立法机构可适当降低民办幼儿园的标准,将监督的重点放在幼儿人身安全、食品安全上,出台更多优惠政策吸引鼓励民间资本投资幼儿园。(作者刘勋,转自光明网)

  加大投入 增加公办园供给 

  无证幼儿园办学条件一般达不到国家标准,管理人员、师资队伍素质低下,消防安全、食品卫生等方面都存在安全隐患,随时危及孩子的人身健康安全。所以,对于无证幼儿园必须治理,不能放纵。

  无证幼儿园太多的直接原因在于社会上的正规幼儿园数量太少,特别是收费便宜的公办幼儿园数量少,而正规的民办幼儿园收费标准又太高,让很多家庭上不起。正是在“入园难”“入园贵”的状况下,收费标准相对便宜的无证幼儿园才有了生存土壤和市场,受到一些家长的欢迎。

  但从根本原因上说,是学前教育的投入不足,才导致正规的公办幼儿园太少,满足不了社会的需求。尤其是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上幼儿园的学龄儿童会越来越多,对学前教育资源和幼儿园的需求越来越大。如果公办幼儿园、正规幼儿园的数量跟不上,很多学龄孩子没学上,就只能去无证幼儿园读书。

  因此,要从根本上治理无证幼儿园泛滥的局面,要从顶层设计着手,以法律的形式保证公共财政在学前教育上的投入力度,增加收费便宜的公办幼儿园的供给,满足社会的入园需求,让每一个孩子都可以轻易就读公办幼儿园、正规幼儿园,真正破解“入园难”“入园贵”难题。当人们不必把孩子送进无证幼儿园读书时,收费便宜的无证幼儿园自然就失去市场,也就没有办法生存下去,根本不需要教育主管部门耗费巨大的力量和成本去执法。(作者何勇,原载红网,有删改)

  《中国教育报》2017年05月15日第2版  版名:中教评伦

我有话要说

已有 条评论 , 查看评论
我将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 (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
(您输入的姓名/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