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评<正文

教育智库应把握好自己的定位与追求

发布时间: 2017-03-0810:42作者: 周洪宇来源: 中国青年报浏览量:

  

  ■我国智库专家与发达国家智库学者的最大差距是阅历不足,《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明确提出解决这方面问题的措施,比如“推动党政机关与智库之间人才有序流动,推荐智库专家到党政部门挂职任职”“推荐知名智库专家到有关国际组织任职”等。 

  ----------------------------------------------- 

  教育智库是提升教育治理水平的重要支撑 

  智库(Think Tank)也叫思想库、智囊团,是为政府部门公共决策提供研究、咨询与服务,并通过宣传影响民众的专业机构,有政府“外脑”之称。教育智库作为智库的一个重要类别,是以教育领域重大战略问题和公共政策为主要研究对象的非营利性研究咨询机构,它以教育专家为主、跨学科专家为辅组成,为各级各类教育决策者在处理教育方面问题时提供专业的思想、理论、策略或方法等,发挥着积极作用。世界上最早的教育智库是1905年成立的卡耐基教学促进基金会。

  “治理(governance)”一词由世界银行于1989年首先使用,这一概念引入教育领域之后,使教育宏观管理呈现崭新面貌。教育治理这种新兴范式立足于解决传统治理模式的弊病与不足,其主旨在于多主体共同平等参与对教育事务的管理,各类教育利益诉求将得到充分表达,各类意见、主张及争议都能得到充分展示、理解与包容。

  中国特色新型教育智库,是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专业型智库,是以教育领域重大战略问题和公共政策为主要研究对象的非营利性研究咨询机构。目前,教育智库在我国教育政策建言方面发挥着突出的资政作用,贡献了客观的公共政策研究成果,促进了教育政策制定质量和水平的提升;在交流合作方面,发挥其智库人才优势和专业特长,增进与国外教育同仁的交流,建立多层次、多渠道、全方位的教育合作渠道;在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中发挥着教育督导、评估的作用,维护了教育评估公正秩序……教育智库是提升我国教育治理水平的重要支撑。

  教育智库应把握好自己的定位与追求 

  中国特色新型教育智库应以服务国家教育决策为中心,以研究重大教育问题为主题,促进教育事业科学民主依法决策,为社会主义教育事业健康发展提供智力支持。中国特色新型教育智库应体现“全、中、专、实”的战略定位与追求。

  全球视野。中国特色新型教育智库须从世界经济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中,从国际教育改革发展的大背景下把握中国教育的战略定位,提出中国教育的应对策略。还应依托高水平教育研究,积极参与国际性教育议题的设置、研究和交流合作,推荐知名智库专家到有关国际组织任职,广泛传播中国的教育实践经验和政策主张,增强在国际教育媒体和国际组织平台的话语权,把中国的教育理念和教育主张有效传播出去。

  中国立场。在智库发展相对成熟的西方国家,其智库在运行运作方式、功能作用发挥方式等方面都已积累了较成熟有效的经验。但中国特色新型教育智库应具有中国立场,坚持“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向;要负有国家使命,体现国家利益,创造并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理论政策概念或关键词,争取中国的话语权,在国际学术界、教育界占据应有之地。

  专业能力。在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基本标准中,中央两办《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有“特色鲜明、长期关注的决策咨询研究领域及其研究成果”“具有一定影响的专业代表性人物和专职研究人员”等,因此,中国特色新型教育智库应体现专业化,走向精细化,而不是做谁都能做的事。要在一些重点领域形成核心竞争力,所做研究应具有战略性、前瞻性、思想性、客观性和可操作性。

  实践导向。中国特色新型教育智库不仅要努力拿出战略性、前瞻性、思想性和客观性的研究成果,还要千方百计地让智库的“谋划”转化为党和政府的决策,让智库的“方案”转化为实际行动,让智库的“言论”转化为社会共识。

  加快推进新型教育智库转型 

  一是研究人员的转型。由重学历向重阅历和学历转变。我国智库专家与发达国家智库学者的最大差距是阅历不足,《意见》明确提出解决这方面问题的措施,比如“推动党政机关与智库之间人才有序流动,推荐智库专家到党政部门挂职任职”“推荐知名智库专家到有关国际组织任职”等。

  二是研究内容的转型。要由注重学术理论问题研究为主,向聚焦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为主转变。重点要围绕教育政策研究的学术前沿,自主开展教育政策理论研究、教育政策的历史与沿革研究以及重大议题的前瞻性与储备性研究;围绕国家和区域重大教育政策急需,开展教育政策热点和难点问题研究,重大教育政策专题研究以及各种中长期或应急性的重大课题研究和案例总结研究;围绕重大政策的实施效果,开展重大政策的比较研究,政策实施过程跟踪评价、政策调适、风险预估与防范等研究。

  三是研究技术的转型。由传统文献研究、问卷调查向依靠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平台等新技术转变。世界著名智库都有重视数据分析的传统,比如,兰德公司的许多专家是数学家和统计学家;美国东西方研究所为了研究网络空间政策,专门从从事网络研究的贝尔实验室挖来一位技术专家进行政策研究。中国特色新型教育智库应推进研究方法、政策分析工具和技术手段创新,搭建互联互通的信息共享平台,为决策咨询提供学理支撑和方法论支持。

  四是成果应用的转型。要由过去的注重学术理论成果发表,向重视成果转化、产学研一体化发展转变。中国特色新型教育智库应以问题为导向,重视成果转化,并积极通过产学研一体化促进教育科学事业的发展。

  五是科研组织形式的转型。中国特色新型教育智库承担多重使命,要求科研组织形式实现由单学科、个体化的科研组织形式向跨学科、组织化的协同创新模式转变。正如中央党校校委委员、科研部主任梁言顺所指出的,“智库,胜在智,强在库。这个智,不单单是锦囊妙计,而是智慧谋略;这个库,超越了‘幕僚’‘师爷’层面,体现为系统的组织性力量。”

  周洪宇(全国人大代表、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相关报道

我有话要说

已有 条评论 , 查看评论
我将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 (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
(您输入的姓名/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